东风起兮

喜欢画画,有时写写文,最爱福华!
最近迷上德赫!

重温了第一季神夏。
跟前几天看的第四季比起来,真的变了太多了。已经习惯了卷福眼里充满着感性关怀和其他的情感。忽然回看第一季,看见那个用鞭子抽打冰冷尸体的福尔摩斯竟一时觉得陌生。
但一开始的他就是这样的,理性、冷静。“医院里有那么多濒死的人”这句话分明是他说的,面对一个将要被炸弹炸死的无辜人质,他却更看重他的游戏。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个夏洛克竟和第四季里因为一个即将丧生的小女孩而焦躁不安的男子是同一个人。
他曾经自称“高功能反社会人格”,丝毫不体会人情冷暖。
但“现在真的越来越难看出差别了”麦考夫如是说。
从第一季到第四季,他真的改变了太多,他身上具有了越来越多的“人类的情感”。他不再是那个只会破案毫无人情味的机器人了,他成为了一个会关心他人的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
而他的改变,是因为华生的到来。他或许是个英雄,是罪恶的克星,但他甘愿为了华生,为了华生一家褪下自己的光芒。他为了保护华生,不顾后果地开枪打死了反派;当华生在他面前失声痛哭时,他站起身拥抱了华生,这是他当时能想到的最妥当最适合安慰一个受伤的人的处理方式,这是第一季的夏洛克永远不会做的一个动作。
他退下神坛,长出了一颗柔软的心。
不论是人还是神,他永远是夏洛克 福尔摩斯
第四季完结了,但卷福依然会站在床边拉着小提琴等待新案子的到来,贝克街男孩的传奇还在继续

It's just beginning...

【福华】小日常
1.
“Sherlock,我回来了”
“Sherlock?”
一片寂静
华生扔下刚带回来的报纸,走进房。
夏洛克躺在床上,萎靡不振。
“John......我要死了……“
“Sherlock……你躺在我床上干什么。报纸拿来了,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你帮我拿一下.”
华生无奈的抿了下嘴,走回客厅,拿起刚出的报纸。报纸的大标题上写着:
皇家墓场被掘,怪异字符有何含义
Sherlock半眯着眼扫了一眼报纸,显然他对这个标题不是太感兴趣。他把报纸随手一扔,抓狂的发出几声对案子欲望的呐喊。
“我的东西呢?!John!你把我的东西拿哪去了?!”夏洛克冲下床,似一个突然病发的患者,焦急狂燥地在床边快速地走着,绿色的眼睛瞪大着扫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你不能在用这些你所谓的精神支撑品了,Sherlock.”
“John!”
“你找不到的”
“哦,John。”夏洛克停了下来,露出那副委屈可怜的难以拒绝的嘴脸,刚刚散射贪婪渴望的眼睛现在突然温顺无比。夏洛克注视着华生。“求你了”
“少来。”华生迎着夏洛克的目光说出两个字,但略抽动的嘴角却暴露出了他有一点动摇。
夏洛克捕捉到这一细节,慢慢靠近华生。
“Stop,sherlock!”华生往后退,一个趔趄跌在床上。夏洛克顺势用手撑住床,紧盯着华生。一分钟的沉默后,华生转开头,刻意的忽视了剧烈跳动的心。他铁了心了要让夏洛克戒掉这个东西。
夏洛克有点失望,不,是很失望
他把他的失望充分表现在他的动作上,他继续地毯式的寻找他的东西。
华生转过身,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真是很少见到夏洛克求人的样子。怎么说,有点像......一只猫?一只求人的小黑猫?
华生扑哧一声笑了,随之引来了夏洛克不满的目光。
可接着,在华生旁边的桌子上,夏洛克看到了那份报纸。那份报纸被翻开了一面,内容大致是简述那大标题的事件。可吸引夏洛克的不是文字,而是图,附在文字旁边的一张图。这图显然是记者在案发现场拍的---在被掘开的坟墓旁,一块长满苔青的石头上赫然刻着三个血红的字:I WAIT YOU.
“Sherlock?你还好吗?“
“是他“
“什么?”
夏洛克抓起大衣,打开大门
John一人呆在客厅,耸了耸肩“好吧,我就知道。”
早知道就给他了,华生心想,他可能还能多待一会......想什么呢……
突然门又从外面被打开了
夏洛克探出个脑袋
“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华生愣了一两秒,说出个与自己心意不符的回答“不了”
“哦,好吧”
夏洛克有又关上门
华生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他看到夏洛克眼里有闪过一丝失望。
又时令华生如此措不及防,门第三次被打开,华生看到一个披着黑大衣的身影掠过自己身旁,顺带掠走了自己的大衣和拐杖.
“Sherlock!”华生套上鞋子从外面关上门.
“我不是说我不去了吗”
“哦,John,我知道你想去”夏洛克边走边把把
大衣和拐杖递给华生。
“Well”华生因为心思被看穿了有一点不爽。
“而且”夏洛克接着说,“我比较习惯办案时你在我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