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起兮

喜欢画画,有时写写文,最爱福华!

【四副】回忆

1.上文http://zyq3087926868.lofter.com/post/1e9bd3a7_ef19e0a1
2.
宿醉的感觉
副官摇晃着脑袋慢慢从床上坐起.他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但还在疼痛的脑袋中断了他的回忆,只记起恍惚记忆中那一抹坏笑。
洗漱后他照例带着兵在街上侦查。经过了舵坊。副官突然止了脚步。“怎么了,副官”副官微皱了一下眉头,昨天夜里发生的一些事的片段又突然浮现,但随之消失。“没事”他下令继续前行。
突然的,他就出现了。拐角处,张副官看着陈皮。陈皮的眼神依然忍峻,带有一种专业杀手的冷酷。但他看向副官的眼神中似乎多了别的情感。“让开,陈皮”张副官命令到。“让开?”陈皮嗤笑了一声,“你不想和我谈谈?”
“我们为什么要谈谈?”陈皮终于直视副官的眼睛,他发现那双眼睛中只留着一个军人应有的严谨与犀利。“你...全忘了?”看他的神情应该是不记得了。这样最好......可是陈皮的心中却涌现出一股失望,还有一种愤怒。凭什么,面前的这个男人让他担心甚至守护了一个晚上,自己为心中这股莫名的感情烦恼了一宿。可现在,这个男人却忘了一切,哪怕记得一丝,不记得他的守护,哪怕记得他把他放倒的卑鄙行为也可以。遗忘是他最希望却也最不希望得到的结果。
陈皮攥紧了拳头。张副官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动作。“陈皮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否则你知道后果。”“后果?”陈皮突然想全部讲出来,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但他看向了副官身后的军兵。还是算了,不能让他在这么多手下面前失了形象。“陈皮你快点让开”听见这个声音,陈皮就回想起昨天。他终于承认,他宁愿张副官想起昨天的事然后鄙视他,恨他,也不愿意张副官忘了这件事。
“ 如果我不让呢?”“陈皮你又想打什么主意?”陈皮再次扬起嘴角,又是那一抹坏笑。副官的头忽然一阵疼痛,昨天的那副面孔渐渐清晰。“我就想和张副官喝杯茶,聊聊天”“陈皮你!”“慢着”副官伸手挡着了呵斥陈皮的手下,“行啊,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招”陈皮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那里边请”陈皮歪了歪头,勾起嘴角。“副官你真的......”“没事,你们继续侦查,我随后就来”副官摆正了腰间的枪,和陈皮进了舵坊。
“舵主,您这是......”“没看见副官大人来了吗,还不快到茶”副官用明亮的黑色眸子紧盯着陈皮,“你到底想干什么”“干什么?”陈皮正在整理桌上的东西,头也不抬。“我想你是贵人多忘事吧”“什么意思”副官说到,但他心中确实疑惑着,陈皮今天好像和往日不同,不论是行为还是看他的......眼神。而且自己确实真的想不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他怎么会知道......那一抹邪魅的笑再次在副官脑中恍惚而过,但这次,副官猛然看向了眼前这个与记忆中有着同样坏笑的男人。“陈皮,是你!”“我?我怎么了”陈皮依然头也不抬,但心中突然骤地跳了一下,他知道他开始想起来了。副官渐渐走向陈皮,陈皮依然不动,也不抬头。一刹那,副官抓住了陈皮的手腕,反身一扭把他从桌边拉开,同时把他拉向自己,强迫陈皮看向他的眼睛。副官看到陈皮眼中闪过的一瞬间的诧异,还有一丝的...释然?陈皮迎着张副官的目光,“怎么了?想起来了?”张副官突然有一丝慌张,但他没有表露出来。看来眼前的这个人无疑就是昨晚的那个家伙,但为什么偏偏是他。“看你这样子还没有完全想起来啊”副官没再说任何话,只是瞪着陈皮,可心却开始加速的跳。“行啊”陈皮笑道,“那我就帮你全想起来吧”
一个反身,副官瞬间就被反按在墙上。“糟了,忘了他武功也不差”副官在心中暗暗疑惑自己一瞬间的分神。“怎么了,一向严谨专注的张副官也会被我放倒?”“陈皮你!”副官要挣脱开来,可陈皮死死的按住他。“昨天晚上你不是挺厉害的吗?”陈皮突然不说了,副官扭过头看向他,惶恐、错愕还有屈辱竟一览无遗。陈皮突然开始后悔,后悔自己让他想起。陈皮轻轻放开了一点抓住副官的手,副官待着时机抽身开来,接着用连贯的动作拔出手枪指向他。
“你不会开枪的”“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张副官握住枪的手竟开始微微颤抖。陈皮不屑的笑了一声“放心吧,我可没有说出去”“你敢!”副官大喝一声,把枪口靠近了陈皮。可他看见了陈皮眼中的难得一见的悲伤。为什么,副官的心又开始跳,他突然知道自己无法开枪。副官慢慢放下枪,把它别回腰间,最后看了一眼陈皮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皮待在原地,他承认自己刚刚那些言语只是卑鄙地想让他多待一会。可是张副官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陈皮抓住他把他按在墙上时,是尽了多大的努力才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继续看出出格的事。“你不会开枪”这句话说的是多么没底,因为陈皮自己也知道昨天他差点毁了的是张副官身为一个军人最重要的东西。
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知道,也许他疯了,对,他就是疯了。但他哪怕是承认自己疯了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对一个男人动了心,尤其是对张副官。
陈皮一人在舵坊烦恼的同时,张副官来到街上,为什么一靠近他就会这样...副官不再想下去。不可能的,那个人是多么卑鄙。副官轻轻按着胸口,刚才狂跳不已的心终于停下,副官大步跟上了队伍。
两个人都倔强,都不愿承认自己看对方的眼神已经在改变。但有什么关系呢?最终所有的事情都要解决,乱如麻的思绪也都会被时间的齿梳理清。

评论

热度(26)